歡迎來到湖南機場官方網站!
致敬“疫”線最美堅守者
   |

    在湖南機場戰“疫”的第一線,有這樣一群可愛的人,他們堅守崗位,揮灑汗水,舍小家為大家,用熱愛、使命、責任守護著出行旅客的健康和安全,他們就是“疫”線最美堅守者。

最美夫妻

    陳強和向丹都是旅檢一大隊的X光機操作員,夫妻兩人堅守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線,由于疫情的原因,讓本該擁有一場美好婚禮的兩個人,婚期一推再推,一直都沒能舉辦他們自己的婚禮。在工作中,他們全身心地投入,保障每一位旅客的出行安全。
    疫情發生后,陳強接到父親的電話,電話里父親顫抖的說:“陳強,你媽和你妹妹出車禍了,很嚴重。”陳強安撫妻子說:“老婆你好好上班,不要著急,我請假回去看看。”在處理完家事后他又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他深知疫情防控更需要他,當前的特殊時刻,必須要堅守崗位。不久后,一名核酸檢測陽性人員從向丹執行檢查任務的通道過檢,向丹立刻被隔離。陳強每天都擔心著、牽掛著自己最愛的人,關心著她的吃住、關心著她的心理狀態、關心著她的每一次體溫檢測。有時陳強經常調侃道:“經過這次疫情,我和我老婆之間的感情更加深了。”
    向丹解除隔離后,立即申請重回崗位。就這樣,夫妻倆繼續堅守在防疫的第一線。面對家里的情況,夫妻倆每天通過視頻來了解母親和妹妹的身體狀況,心里滿是愧疚。陳強經常對妻子說:“相信疫情很快就會結束,我們也就能回家了,能陪伴在家人的身邊,把我欠你的婚禮補上。”(長沙機場安全檢查站 易琛桉)

最美聲音

    “你好,我的健康碼、行程碼都是綠碼,請問現在可以乘機嗎?”這好像成為了近兩年來全國旅客最經常問的問題。
    近期,因為疫情原因,長沙機場96777客服中心話務量暴增,高峰期單日呼叫量超過1.2萬通,坐席人員每天每人幾乎要重復回答相同的問題兩三百次,96777再次進入了戰時狀態。
    “沒事,我還可以。” 望著始終在20人以上的排隊量,96777投訴專員陳冬陽又一次拒絕了分隊長的調休安排。她吞下一粒藥丸,繼續戴上耳機,接通了下一位旅客的來電。陳冬陽日常主要工作是處理機場的投訴事宜,這段特殊時期里,她在完成本職工作的同時,還主動承擔起保障話務的工作。源源不斷的來電,讓喉嚨原本就動過手術的她說起話來越來越吃力,不得不靠藥物來緩解喉嚨的不適。分隊長多次勸說陳冬陽多休息,可每次都被她拒絕了,她說:“我多接一個電話,就少一個旅客等待。”
    近半個月以來,長沙機場96777電話幾乎全天處于坐席全忙狀態,旅客呼入排隊人數遠超客服在線人數,視頻客服、微信在線客服咨詢量也大幅上升。為了緩解旅客排隊情況,96777及時調整員工班務,暫停新媒體部分業務,全員加班,全力支持保障話務,部分員工甚至持續在崗10余天。
    24小時,燈火通明的坐席間幾乎每一刻都是忙碌的,電話鈴聲此起彼伏,耐心解答的聲音填滿整個坐席間。他們急旅客所急,想旅客所想,用溫柔與耐心緩解旅客的焦急情緒,驅散疫情下的陰霾。
(長沙機場智慧機場部 鐘詩慧)

最美“白衣天使”

    “一天要洗幾次澡,換兩三套衣服,我們已經習慣了。”來自長沙機場醫療急救中心的劉春丹一邊扎起還有些濕潤的頭發一邊說道。她剛剛結束完上午的出診工作,由于防護服不透氣,劉春丹一身都是汗水,只能抓緊時間沖個涼休息一下,下午還要繼續穿上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去接診發熱旅客。
    休息室里,大家都有些疲憊,午間用餐也沒有什么閑聊的聲音,所有人只想著趕緊填飽肚子去休息一會兒,下午還有一場“硬仗”等著她們。“我們這里的每個人都曾崩潰到大哭,最晚的一天是到凌晨五點才做完所有統計工作。”被分到數據組的章軼群說,組里的姑娘們以前都是專業技術人員,對治病救人得心應手,但是面對數據統計工作,卻是無從下手。工作初期,她們每天都是一邊可憐巴巴地擦著眼淚,一邊抱著電腦一點點地核對收集的各種數據。而應急處置組的人員他們負責疫情相關發熱病人、隔返旅客、各類應急情況的緊急處置。隨著疫情防控各類處置工作的不斷增多,處置組的組員每日步數都是三萬起步,最累的一天,她們的步數甚至有4萬多步!等晚上回到宿舍,大家的雙腿都腫得像“蘿卜”一樣……
    本輪疫情爆發后,長沙機場醫療急救中心自7月21日起,便全員取消休假,一直奮戰在這看不見敵人的戰場上,承擔起守護機場員工健康的重要任務。對接檢測中心,協調檢測場地,收集人員名單,你來搬運物資,我來布置場地,他去做數據統計……一個任務接著一個任務,所有人都忙得像陀螺一樣,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然而,不論多么辛苦、艱難,長沙機場的這群“白衣天使”依然溫柔而堅定地奮戰在疫情防控的最前線,忙碌在不同的防控崗位,為機場全體員工的身體健康保駕護航。
(長沙機場 歐陽婷 申臻)

最美“汗”衛者

    炎炎夏日,疫情來襲,高溫下的常德機場停機坪開啟了更猛烈的“蒸煮模式”。火辣的太陽肆無忌憚地炙烤著每一位機場一線工作人員,面對異常嚴峻的保障任務,他們卻如鋼鐵戰士一般堅守崗位。
    早上8點的機坪,地表溫度直逼50℃,機務維修員龔理星穿戴好“防護四件套”,已經滿頭大汗。領取完工具和維護工卡,他和同事提前15分鐘到機坪等候接機。因長期被汗水浸濕而留下永久印記的藏青色工作服,在陽光下也花白得格外耀眼。溫度再高,也高不過工作標準,疫情再嚴峻,也嚴不過操作流程。
    飛機停穩后,一股強大熱流撲面而來,待飛機防撞燈關閉后,兩人麻利地擋輪擋,放警示樁。飛機落地后,起落架剎車溫度可達260℃-270℃,徒手不能碰,而輪胎里的氣體導熱,輪胎也是燙的,溫度能達到50℃-60℃。繞飛機檢修一圈下來,全身汗濕,豆大的汗珠滑過臉頰,蟄得眼睛難受,防護面罩也早已蒙上一層霧氣。龔理星只是打趣道:“免費的面部桑拿,這可是福利!”誰知道,這個1992年的機務工程師,前一天晚上額頭和身上還被捂出了痱子。龔理星說:“飛行是樹,機務是樹的根。7年保障的航班不計其數,但想到一趟趟航班因為自己的付出而平安落地,再累也值得。”
    常德機場還有很多像龔理星這樣的機坪作業者,他們在旅客看不到的后方,捍衛航空器安全,守護旅客安全,他們臉上和手臂上的“黑白分界線”,是他們的勛章,更是常德機場對安全保障最大的承諾。
(常德機場 胡妮)

首頁 | 機場集團 | 資訊中心 | 電子政務 | 聯系我們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